公司新闻

"办公室小野们的“黑天鹅”"

来源:36氪???? 时间:2019-09-23 21:23:55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AI蓝媒汇”(ID:lanmeih001),作者魏晓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办公室小野们的“黑天鹅”

刻骨的寒冷,并不仅因收缩的外部广告市场,更是要归结于内容红线。

这是当下短视频MCN机构乃至整体内容创业市场,都正在面临的困境。没有谁,能置身事外,亦没人敢不战战兢兢。

走错一步,可能即满盘皆输。且更致命的是,如何出错,何时出错,几乎难以预料,也难以弥补。

用资本话语,便是抗风险能力弱。

而这也使得外表看上去光鲜无比的MCN,本质上脆弱的不堪一击。所有的从业者都如履薄冰,然后期待着那个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不要落下。

1

办公室小野,刚刚度过了无眠的一月。

此前,这个以创作出在办公室用饮水机涮火锅,挂烫机蒸包子,电钻棉花糖,电脑机箱摊煎饼果子……等脑洞清奇的短视频原创博主,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。

不仅是在国内身处雷打不动的头部,更是被业内视为短视频出海的标杆之一。其Youtube上有近700万粉丝,网 传单月广告分成收入450万。虽说这一450万单月广告分成收入数据被官方证伪,不过官方同时也承认办公室小野在YouTube上的收入的确比较可观。

但转折只在一瞬间。

伴随着8月22日山东枣庄一处住所的爆炸声,办公室小野遭遇了至暗时刻。那起爆炸声中,14岁女孩周哲和12岁女孩小雨,在家中模仿一段短视频——用易拉罐、酒精灯自制爆米花,结果不幸出了事故,以至一人离世。

办公室小野们的“黑天鹅” \n

花季少女生命的消逝,办公室小野成为众矢之的。无论是事后的家人回应,还是愤怒的网友质疑,都明确指向了办公室小野,要求其承担责任。后者曾于2017年2月对外发布了“易拉罐爆米花”的短视频作品。

曾经的脑洞清奇,曾经的创意花活,一堆堆在网络传输在播放转化的字节,于两年后被认为是“杀人凶手”。即便有MCN从业人士向AI蓝媒汇表示,办公室小野难免有“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”的委屈,但滔天的声浪下不仅办公室小野的自辩显得苍白无力,她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。

活下去,才是第一要务。

与受害人家属达成一次性救助金,然后表态:“当前的工作已经全部暂停,正在复盘整改,未来将不会再做涉及安全隐患的内容。”

可见求生欲。不过虽然办公室小野否认了今天市场中的解散传闻,但据上述MCN从业人士认为,可能仍要过很久才能再出来了。

且业内共识,无论从口碑,还是流量,以及资本市场上等多个维度,经历此次变故的办公室小野,都势必元气大伤。

AI蓝媒汇了解到,目前办公室小野于今日头条上的短视频更新停留在9月9日,当天的短视频作品中,打开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为“本视频是在专业指导下完成,切勿模仿”!

办公室小野们的“黑天鹅”

据悉,办公室小野隶属于洋葱视频,后者正为一家业内排名靠前的MCN机构。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洋葱视频曾在2017年12月天使轮、2018年12月A轮拿到了新浪微博基金的投资。

2018年7月洋葱视频创始人聂阳德接受采访时对自家内容把控能力很有底气。

“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,或者商业公司,只有坚守价值观,才能获得更长远的发展。” 洋葱视频制定了“12条军规”,给平台上所有的短视频达人提供一种价值观的引导。这里面包括洋葱提倡的红十条,也包括不能违背的黑十条。

但他没有预料到,一年后,在防范自家平台最大的IP办公室小野上的内容风险上,这“12条军规”没能发挥一丝作用。

2

短视频的另一头部IP王尼玛,也或将成为过去时。

9月6日,这是暴走大事件第六季的最后一期。暴走团队为该节目主持人王尼玛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葬礼,此举被外界解读为宣告暴走团队解散。

办公室小野们的“黑天鹅”

此前在8月27日,有暴漫员工发布了一个纪念暴漫的短视频,随后却被秒删,内容如下:“暴漫已经拍完了最后一期暴走大事件,大部分员工已经找好了新的工作,暴走漫画中除了暴走玩啥游戏被人接盘外,所有节目都会停播”。

不过王尼玛官方微博表态否认了解散一说,并称暴走大事件第七季见。

但在这背后,暴走漫画确实于近两年来陷入极大困难。究其原因,同样在于抗内容风险能力太弱。

曾经作为短视频PGC头部,暴走漫画一度是资本热捧的投资标的,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2年5月,暴走漫画获得盛大的天使轮融资。2013年1月,获得创新工场数千万的A轮融资。2014年9月,获得创新工场、联创永宣数千万的B轮融资。2015年9月,获得景林、长安财富、合一的C轮融资。2017年8月,暴走漫画完成由洪泰基金领投、晟道投资和火山石跟投的D轮融资。

此时暴走漫画的估值已经接近40亿,根据其官方于2017年公开的数据,暴走各平台总粉丝量超过1.8亿,APP总下载量5800万,视频月播放量12亿,覆盖青、少年亿级规模用户,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网生内容提供商之一。

本前景无限,但陡然夭折。

2018年5月,暴走漫画发布的一段短视频惹上了天大麻烦。该段视频中,网友熟悉的“王尼玛”在台上拿董存瑞等烈士编织笑料,台下不时传出阵阵笑声。

办公室小野们的“黑天鹅” \n

一时漫不经心地的口嗨,却触犯了对应法律。内容违规,直接导致其在随后被全网下架,并就此一蹶不振。即便团队公开道歉,并进行了一系列的整改以及发起了不少“正能量举动”,但依旧难以恢复昔日高光。资本也是陡然降温,从公开信息上看,2017年之后至今,暴走漫画并没有新的融资进来。

资本就是这么残酷。在火爆时挤破头皮争抢投资席位份额,狂吹彩虹屁给予高估值,但在已基本翻身无望后,就及时止损,放弃的是如此决绝。

毕竟在内容创业,IP流量经营商业化,都可徐徐图之。而内容红线一旦触碰,就是生死之境。

且更大难题在于,风险不可控,也不可预料。由于短视频传播的长尾效应存在,在日益变化的舆论风向中,昔日被追捧的内容,很可能会在后期成为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。无论是办公室小野,还是暴走漫画,其陷入内容风险旋涡,都是源于早期短视频内容。

所有从业者都深知内容底线,不可逾越的道理,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准确把握内容底线的尺度与边界。

3

提高内容抗风险力,已成必要。

根据自媒体价值排行机构克劳锐发布的《2019中国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,MCN数量已经超过了5000家,并且90%以上的头部红人被MCN公司收入囊中。且在2018年,超三成被调研MCN的营收规模在5000万以上,营收规模破亿的MCN数量占比6%。

行业仍旧大有可为。

在内容电商,网红带货已深入成为促成用户与平台发生交易行为的一大桥梁之后,MCN市场空间依旧比较广阔。

办公室小野们的“黑天鹅” \n

此外在去年一年,微博、微信、抖音、快手、百家号、头条号、淘宝、小红书、汽车之家、B站等平台均加强了与MCN机构的合作,拥有优质内容生产能力和运营能力的MCN亦是平台关注和争抢的重点资源。

但一切的前提,一切的想象空间,都在于如何能规避内容风险。

不仅是MCN从业人士需自省,平台也在审核上加大力度,据了解抖音、快手等审核团队都在数千人规模。

此外监管机构也在明确界限。今年1月9日,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官方网站接连发布《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》和《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》,并列出100条短视频不得出现的具体内容。

且不光是短视频行业,自媒体亦是如此。

此前一条广告大几十万,估值10亿的咪蒙团队解散,拥有500多万粉丝的情感公众号“HUGO”注销,再到因公号等被封禁,熊太行团队宣布解散……

内容创业,蛋糕虽甜,但真的是如履薄冰。